您好!请 登录注册
中华艺坛网 网站首页 艺术欣赏 文学 查看内容

迪夫荐诗(第六期)

2018-5-10 10:04|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354| 评论: 0

摘要: 本期诗人:卡佛 阿·塔尔科夫斯基 大解 商震 林旭埜我父亲二十二岁时的照片丨丨卡佛十月。在这阴湿,陌生的厨房里我端详父亲那张拘谨的年轻人的脸。他腼腆地咧开嘴笑,一只手拎着一串多刺的金鲈,另一只手是一瓶嘉士 ...

本期诗人:  卡佛  阿·塔尔科夫斯基  大解  商震  林旭埜



我父亲二十二岁时的照片丨丨卡佛

 

十月。在这阴湿,陌生的厨房里

我端详父亲那张拘谨的年轻人的脸。

他腼腆地咧开嘴笑,一只手拎着一串

多刺的金鲈,另一只手

是一瓶嘉士伯啤酒。

 

穿着牛仔裤和粗棉布衬衫,他靠在

1934年的福特车的前挡泥板上。

他想给子孙摆出一副粗率而健壮的模样,

耳朵上歪着一顶旧帽子。

整整一生父亲都想要敢作敢为。

 

但眼睛出卖了他,还有他的手

松垮地拎着那串死鲈

和那瓶啤酒。父亲,我爱你,

但我怎么能说谢谢你?我也同样管不住我的酒,

甚至不知道到哪里去钓鱼。

 

(舒丹丹 译)

 

 

迪夫荐语: 再荐卡佛一次。这首怀念父亲的诗,仿佛是以第三者的角度写的。生动极了,自然极了,像白描,但不是。他用了浓墨,用了利刃,力透纸背,但又从表面上看不出,这个功夫厉害。只有你想举起来朗诵,那些生动的颜料和刀具,才会咣当掉地。

 

 

没有居住者的屋子丨丨阿·塔尔科夫斯基

 

没有居住者的屋子入睡,不会做梦。

它的灵魂纯洁而空虚,

用一双紧闭的眼睛望着自己,

但不能认识本真的自己,

当厨房里的土豆舞曲从活栓中

发出吧哒的响声,便勇敢地向上一蹦。

自来水管沉默着,电话也

沉默着。

      唔,怎么了,安静地睡吧,屋子,

睡吧,空间-孤儿!你的居住者

一定会回来,时间掉落在哪里――

掉落在大水罐里,在蓝水桶里,在糖渍

水果罐里――把窗户

打开,刮起穿堂风。

钟摆停了吗?钟摆在走吗?停了。

这就是我们和屋子。醒来吧,屋子!

 


 

迪夫荐语: 写一套空房,空屋,把寂静和停止激活,只有诗人能办得到。诗人的笔触滞缓,沉重,像久伫的大象,往夕光挪了一小步,像老龟张了一下嘴,却沒说话。

 

 

天  堂丨丨大解

 

地球是个好球,它是我抱住的唯一一颗星星。

多年以来,

我践踏其土地,享用其物产,却从未报恩。

羞愧啊。我整天想着上苍,却不知地球就在上苍,

已经飘浮了多年。

 

人们总是误解神意,终生求索而不息,岂不知

——这里就是高处

——这里就是去处

——这里就是天堂。

 


 

迪夫荐语: 大解写宇宙万象的诗,已自然到出神入化之境。他拒绝了抽象的意象,信手拈来如观音菩萨空中取物。他像个盘踞于土地上多年的农夫,向你,向天,用最朴实的语言,描述土疙瘩的干湿与咸涩。不可否认,大解诗充满神性的游离漂荡,但处理得很柔软。


 

我有罪丨丨商震

 

我有罪

我没能站直腰杆挡住这股风

还弯下腰身

做了摧花折草的帮凶

这股风很强大

铺天蔽日

我被驱使着

风让我做的事我都做了

若不是一座山挡住了我

我已经彻底成为风的同伙

 

这是唯一能挡住这股风的山

是孔子关云长和李白三个壮汉组成的山

我靠着这座山根

才缓缓地把腰直了起来

 

我伸直腰回过头

看着那些倒伏的花草

一边行礼道歉

一边说:你们痛恨这股风的时候

也不必原谅我

 

 


迪夫荐语: 商震兄是极具个性的人,有脾气,每次读他诗,都能想像他梗着脖子高声朗诵的样子。诗如其人,其人如诗。这八个字是我对商诗的总体评价。

 


还有人吗丨丨林旭埜

 

划出酒鬼、赌鬼、色鬼

懒鬼、内鬼、吝啬鬼

 

再划出穷鬼,倒霉的衰鬼

经验老辣的老鬼

 

我站在阴阳交界处

朝着空荡荡的人间大声喊

喂,还有人吗

 

 


迪夫荐语: 林旭埜的诗读得不多,感谢雪克兄推荐。林诗用字极简,肆意泼辣,常有出人意料的亮点。这首写鬼的,真是绝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微信后台|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 建阳套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