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大浦当代艺术馆开馆

2019-4-30 10:12|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131| 评论: 0

摘要: 大浦当代艺术馆外观大浦当代艺术馆内部陈列的部分作品计文于和朱卫兵的作品《这里的鱼不缺食物》蒂姆·乌尔里希斯的作品《泪河》刘广云与他的作品《神话》  “当代艺术馆就在我们家旁边,我女儿正想学习艺术,顺便 ...

大浦当代艺术馆外观

大浦当代艺术馆内部陈列的部分作品

计文于和朱卫兵的作品《这里的鱼不缺食物》

蒂姆·乌尔里希斯的作品《泪河》

刘广云与他的作品《神话》

  “当代艺术馆就在我们家旁边,我女儿正想学习艺术,顺便带她来参观一下艺术家们的作品。”45岁的华阳居民张女士听朋友说大浦当代艺术馆本周一将开馆,就带着女儿过来了。4月29日,以“零”为主题的当代艺术展在天府新区华阳向阳街79号大浦当代艺术馆开幕。本次参展的艺术家们来自中国和德国,作品涵盖绘画、摄影、雕塑、装置及影像多媒体等方面。当天,除了华阳市民前来观展外,全国各地不少艺术家也齐聚一堂,共同交流探讨当代艺术。据悉,这次展览时间从4月30日至7月30日,欢迎市民免费参观。

A

当代艺术馆隐于闹市

  “街对面这个白色房子是干啥的?当代艺术又是展示什么的呢?进去要收费不?”29日下午,两个中年男士从华阳向阳街79号对面的店铺里走出来,他们好奇地聊起了眼前的艺术馆。对于他们而言,当代艺术仿佛很遥远,而当代艺术展就在眼前时,却犹豫着是不是要进艺术馆去看一看。毕竟,眼前这个艺术馆通体白色,很有设计感,也很“高大上”,艺术馆建筑本身就是一件令人瞩目的艺术品。
  据了解,向阳街79号大浦当代艺术馆原来的建筑物建于上世纪90年代初,由临街商业用房和一栋三层别墅构成,这里也是美籍华人数学家吕克宁先生的故居。该场地西、北两侧分别贴邻向阳街和府河景观带。以前,这里的老旧建筑缺乏艺术美。2018年年初,投资方收购后将其改造为社区型艺术馆。2019年4月,这个艺术馆竣工。艺术馆周边建筑为旧城区高密度居民住宅,府河景观带视野开阔、环境优美,车辆、人流密集,场地开放度高,适合室外装置作品展览、永久性安置公共艺术作品、大型活动策划以及行为艺术现场发布。
  那么,为什么要在华阳建造一个当代艺术馆呢?对此,执行馆长马利介绍说,大浦当代艺术馆“安家”华阳是结合广泛考察、未来发展、个人情怀和理性分析的结果,“其实,咱们艺术馆的负责人苏男初自己就是华阳人,对华阳有一种难以割舍的家乡情结,所以选择在华阳建设这个当代艺术馆。”而艺术就是生活,艺术馆社区化发展是当代艺术的未来趋势之一。日本、新加坡以及国内的北京等地在人口密集的城市街道社区,有许多类似老旧建筑改造为当代艺术馆的成功案例。它们的共同特点就是艺术馆全部建于居民社区,强调馆内馆外作品的延续性,有很强的互动性和明显的地域特色,适合以家庭为单位参观游览。

B

保留与尊重原有建筑物

  大浦当代艺术馆建筑师强调说,“作为当代艺术展览空间,我们一直想做一个平庸而完成度非常高的白色盒子。”由此,其建筑室内外风格实现了不同于周边建筑的特殊印象,既保持咖啡厅、艺术商店、设计师和艺术家工作室、展厅之间的独立性,又要方便每个空间相互联系。
  大浦艺术馆对原有建筑物本身的保留与尊重,有利于建立一种物态的历史关联和精神延续,设计改造中维系了老旧建筑布局。出乎意料的是,艺术馆完成后每天都有市民前来参观,他们自拍、拍摄婚纱或挤进艺术家和设计师工作生活空间,与这个建筑物和艺术空间的交流从此开始。这种社区型艺术馆在成都甚至中国西部都是首次尝试,投资方希望通过交流传播、研究分享、社会教育、文化完善,积极探索艺术与社区生活之间的新的可能性。

C

艺术馆开幕展主题“零”

  据策展人之一的毛唯辛介绍,本次当代艺术展览借助于“零”的概念和寓意,“零”作为一个数词暗合了一个起始,不存在的无,正是无之所在。“零”也是事物的平衡点,它是空无与万有的交汇处,它位于正数和负数的中心,因而更是坐标系统的枢纽,让我们得以安全地在坐标系统上定位,来回穿梭。就艺术而言,强调参展艺术家一以贯之的工作方法和线索,从形式到内容,就个人经验在心理和精神上的表现,都有相同的倾向,即不玩弄泛滥的符号,华丽的技巧。他们不再记录或再现某一表象,而是从个人经验出发看内心精神世界回归艺术本体,自觉不自觉地向零回眺。
  本次展览邀请了中德十位当代艺术家根据艺术家以往的创作方式与状况,结合中国、德国两个国家呈现的东西方文化的不同,艺术家根据自己的方式进行创作,最终艺术家将这种共性与差异性、特殊性进行视觉上的转换,引发对社会生活的思考。

D

《神话》引发深层思考

  在艺术展现场有一个作品名为《神话》,是现代艺术家刘广云先生的作品。作品是作者切割了西方经典的雕塑“阿波罗”的石膏像,“我们学艺术都要从了解西方的艺术文化开始,这让我觉得有一些疑惑,这样的一幅作品也反映了我对中西方文化冲突、融合的思考。”刘广云说,这次艺术展也让他再次来到成都,成都是他一直就想来的一个城市,上次来这里还是30年前。到了华阳,他感受到这里是一个慢节奏的城市,让人很舒适。
  刘广云上世纪90年代定居德国,每年都会回到中国工作好几个月。如此频繁地往返于中德之间,他已记不清在国际航班上花费了多少时间。他经常会问自己:在中国与德国之间不断寻求某种平衡的过程中,当我提到我时,这个我意味着谁?刘广云将自己置于这种悖论之中,通过抵抗时间和外部世界的袭扰,通过对图像的再创作,形成对日常生活的干预。用相对私人化的语境去反抗身份带来的困扰,而东西方文化的冲突也让他不由自主地形成了自己作品的表达风格。
  华西社区报记者刘福燕综合报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