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我们是先做美术馆,再想办法攒艺术品,创造机会”

2019-9-4 09:56|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73| 评论: 0|来自: 南方都市报

摘要: “打开文化建筑,共造创意活力”论坛在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举行。如何打开文化建筑,激发深圳目前文化建筑的活力?9月1日,由深圳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城市和建筑设计处主办,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与设计互联共同承 ...

“打开文化建筑,共造创意活力”论坛在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举行。

如何打开文化建筑,激发深圳目前文化建筑的活力?9月1日,由深圳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城市和建筑设计处主办,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与设计互联共同承办的“打开文化建筑,共造创意活力”论坛在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举行。深圳去年提出了要打造十大文化建筑。文化建筑不光是在打造一个所谓的地标,更重要的是文化建筑的内容以及后期的管理运营。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馆长颜为昕、盒子艺术馆艺术总监周力、设计互联馆长奥雷·伯曼、坪山美术馆馆长刘晓都、设计互联副馆长赵蓉就当前深圳的文化建筑与艺术场馆的现象展开了深入探讨,给市民提供一个正确打开深圳文化建筑的方式。

A

趋势

数字美术馆不是扫描作品

希望呈现美术馆的研究成果

刚刚上任的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馆长颜为昕,曾在关山月美术馆工作了22年,在工作中,他对美术馆形成了自己的一些思考。

他认为要打开建筑、文化之间的一种边界,而每一个美术馆在建筑的本体上都是一个局限,美术馆应该怎样打开?他的体会是数字美术馆将为未来的美术馆提供一条“无界之路”。

颜为昕提供了一组数据,目前全国的美术馆有842个,其中省级美术馆有15个。2018年在文化部登记注册将要建成的美术馆是超过72万平米,在这72万平米里面深圳将为之贡献将近1/3,也就是说2021年甚至2022年刚才说的十大文化设施,我们深圳要为整个中国美术馆界贡献将近40万平米的美术馆面积。也就是说,按2018年深圳1300万人口计,我们人均拥有的博物馆数量是8.5万人一个,这个数量是什么样一个级别呢?只是比斯里兰卡高一点,所以我们在这方面是缺失的。

颜为昕表示,关山月美术馆成立到今年是第23个年头,开馆之初只有813件关山月的藏品,到2018年一共有7125件藏品,为这个城市积累了6000多件藏品。“我觉得这是特别幸运的一个时代,包括昨天在论证深圳将来要盖的一个馆的时候,也有人质疑20万平米的馆会不会太大?我们说将来这个馆的藏品达到近20万件,我们真的希望通过美术馆的工作为这个城市、为这个城市生活的人,给他们一些跟这个城市态度有关的作品。美术馆发展到今天300多年,我们该做什么?我们也在想美术馆未来的路应该在哪儿?数字美术馆是我们必须面对的,我们从2010年开始对数字美术馆做了很多推敲,发现全世界没有一个系统的数字美术馆,大家都是在做概念。艺术品的数据化大家还更多理解在拍照、扫描方面,但这些作品这样存在的方式对于博物馆来讲是太浅的层面了。”

“我们希望呈现的是我们自己的研究成果。我们为关山月先生做的一个知识库,这个知识库已经被很多博物馆采用,我们去上海看到董其昌的展览也是用这个知识库的体系。在这里看到中国很多传统绘画之间的关联以及整个路径,他们在整个中国山水画里面有非常相似的路径。8月31日,深圳市政府专门给我们立项,关山月美术馆作为中国第一个数字美术馆得到政府立项,这是非常大的一个项目。我们希望通过美术馆数字化之路,联动线下的方式,真的突破美术馆已有的边界,慢慢走出去,更多是基于美术馆重要的功能收藏去做更多的开发。”

B

探索

厘清机构与城市的关系

有针对性地开展收藏与展呈

一个城市和一个美术馆、一个艺术机构到底是一个什么关系?美术馆的创新又是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之上?

设计互联副馆长赵蓉说,自己8年前从北京搬来深圳,在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承担它从零开始筹建和项目策划工作。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是2017年12月1日正式对外开放。这家大型的文化机构也是从零开始。“我们从一开始就反思这么大型的公共建筑在深圳落成,它给我们城市、文化带来什么样的价值,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是什么?第一,我们首先针对自己的情况建立一个非常可持续的面向未来的发展模式。第二,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这样一个公共文化建筑搭建起一个创新的社会群体和我们共同在社会之间的联动,也就是让机构扮演更积极的社会角色。这也是我们为什么用设计定位这个角色,因为设计本身是更为广泛的概念,它和社会生活方方面面都有关,和城市发展和我们日常生活的审美、和整个经济结构的架构等等,和非常多东西发生联系,这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需要对社会的一些问题、对大家关注的一些事情不断保持一种敏感度。”

对此,设计互联做了一些项目,首先做的是一个快速反映收藏,这个项目在2013年的时候号召深圳市民捐赠他们认为最代表深圳设计的一些产品。“我们后来在展厅里展示了深圳中学生的校服就是我们这次收藏的结果。在2015年我们延续这样的计划做一个不为人知的设计,其实也是为了响应社会的问题。我们希望让大家通过自己的日常用品关注社会里每天在发生的创造问题,而不是关注一些离我们距离非常遥远的专业化问题。展览里包含了很多日常可见的问题,比如使用开源的芯片,这些在我们城市中真真正正在日常创造实践。”

赵蓉表示,“我们今天讨论如何建造和运营文化机构也体现了我们如何看待自己,看待个人和群体,看待历史和创新之间的一个关系。实际上也呈现了我们整个时代对于文化的价值观。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展览,把展览变成一个能够提问题,能够真正让大家面向当代社会的一个契机,让他提供建设性的讨论,这也是让我们的展览能够变成一个真正帮助大家去认识社会,帮助大家去沟通,通过展览构建一个更美好未来的机会。”

C

特色

“先生产,再生活”

在深圳办美术馆做出特色

相对于设计互联,坪山美术馆是一个更新的馆,馆长刘晓都从建筑设计师身份转变为美术馆的管理者角色,在他看来,“先生产,再生活”是中国人办美术馆的一个特色,其实在中国几乎只有馆没有藏品这种情况非常普遍。“我们是先做美术馆,再想办法攒艺术品,用现有的条件去创造一些可能的机会,这也成为我们在中国做一些艺术、设计和展览的一种模式,这种模式其实可能又变成了我们在深圳一个很强的特色。坪山美术馆有好的硬件,有一些室外展出的场地。今年11月份,我们会做一个瑞士著名艺术家的展览,同时邀请若干个中国一线艺术家,展示他们的作品,希望能够梳理一些中国当代艺术和西方艺术的关系。”刘晓都说。

与众多固定的美术馆与艺术机构不同,盒子艺术空间存在于商业空间,是一个可以移动,又可以自由组合的多维艺术空间。它源起于艺术家周力给深圳机场的一个方案,“我想在深圳机场里面做一个移动美术馆,这个移动美术馆怎么来做呢?因为各种原因,深圳机场没有做成,当时欢乐海岸看上了,商场是空的,需要艺术品填充。费用很少,最后呈现的效果非常好,我们做的头一年,都是学生的毕业作品。我想这种是真正让艺术融入到了公共空间,融入到生活。我们的展览类型,包括青年及毕业之星展,机构推荐展,新媒介艺术展,研究中心展,设计交互展等。”周力介绍。

共同探讨文化建筑应该怎么样运营,内容是怎么呈现的?在奥雷·伯曼看来,美术馆每天给公众带来精彩的活动背后,其实是几年长期的筹备,是工作团队每天无数个细小的决定共同构建的。

  声音

我们是先做美术馆,再想办法攒艺术品,用现有的条件去创造一些可能的机会,这也成为我们在中国做一些艺术、设计和展览的一种模式,这种模式其实可能又变成了我们在深圳一个很强的特色。

——坪山美术馆馆长刘晓都

采写/摄影:

南都记者 谢湘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